第153章 实体番外

    杨悠明在剧组生病了。

    他最近在拍一个名导演的商业贺岁古装玄幻大片,题材他不是很感兴趣,但是角色愿意尝试,再加上制片人和导演诚心邀请,最终他还是接了这部戏。

    夏星程后来问他:“你是不是觉得钱给够了才接的?”

    杨悠明闻言笑着说道:“我是那么肤浅的人?”

    他在电影里面演一个彻头彻尾的昏君,脸上黏着胡子,身上穿着宽大的龙袍,眼睛下面勾画出一片纵欲的青黑。

    害得他生病的那场戏是一场在温泉池子里与美人追逐的戏,温泉自然不是真的温泉,但是导演要求要制造出温泉的水雾效果,包括追逐时溅起的水花也要构图完美,所以这场戏重复拍了两三天,等到导演认为这一场戏终于达到他理想的效果时,杨悠明躺在酒店房间里发烧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白天杨悠明去医院开药打针,晚上还是回来酒店房间。

    李芸问他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杨悠明说不用了,现在还不饿,等待会儿觉得饿了再说。

    于是李芸就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杨悠明把房间的灯光调暗,站在床边脱衣服,他有些疲惫,手指从领口往下一颗颗解开衬衫的扣子,闭上眼睛仰起头,活动一下略感僵硬的脖子。

    衬衫敞开之后,他解开皮带和裤扣,又把拉链也拉下来,刚要脱裤子的时候,听到了敲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杨悠明朝外面看了一眼,默默把裤子拉链扣了回去,又扣上衬衫胸口的一颗扣子,走到门边打开房门。

    门外的人穿着棒球服和牛仔裤,头上戴着的棒球帽压得低低的,等杨悠明一开门就自己走了进去,一脚踢上房门,同时抱着杨悠明的肩膀朝他嘴唇亲过来。

    杨悠明全身乏力,勉强搂住了他,还没来得及说话,便被他在嘴里胡乱搅了一番,好容易偏开头,喘一口气说道:“我感冒了,别传染给你。”

    夏星程说:“没关系,你给我什么我都要。”

    杨悠明笑着,手掌抚摸他后背,问他:“怎么突然来了?”

    夏星程的脸在杨悠明的脖子上胡乱蹭,发泄自己思念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上午听李芸说你病了,立即就让花花帮我订机票,今晚赶过来帮你暖床。”

    杨悠明说:“那你来巧了,我正打算上床睡觉,你先去给我暖一下。”

    夏星程抬手把帽子摘下来丢到一边,又开始脱外套,说:“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到暖床,夏星程其实是认真的,不过时间还早,他也没有着急上床去躺着,听杨悠明说还没吃晚饭,便先给李芸打电话,让李芸送点好消化的食物过来。

    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李芸给他们送了热粥和几分小菜过来。

    杨悠明还是觉得疲倦,躺在床上昏昏沉沉,没有睡着,听夏星程在房间里面跑来跑去,期间好像还洗了个澡,换了一套他的睡衣。

    等李芸把晚饭送来,夏星程穿着杨悠明的睡衣趴在床边亲他的脸,说:“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杨悠明睁开眼睛,看着他说:“我还不饿,要不你先吃吧。”

    夏星程跟他距离很近,感觉到他温热的鼻息,说:“你呼吸还是烫的,不会没有退烧吧?”

    杨悠明回答道:“应该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夏星程不放心,问:“有体温计吗?”

    杨悠明指了指电视柜。

    夏星程去取了体温计过来,一定要给杨悠明再量一次体温,杨悠明只好配合他把手臂抬起来,让他把体温计给他塞到腋下,又把他手臂按下去,在他耳边说道:“夹紧了。”

    杨悠明笑着抬起另一只手,捏了捏他的脸。

    夏星程最近没安排工作,他有一部戏要下个月才进组,正好是一段休息期。

    杨悠明侧躺在床上量体温的时候,夏星程就趴在床边,专心致志的看着他,杨悠明也睁着眼默默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过一会儿,夏星程就像是贪恋主人温度的小狗,凑近了用脸颊和鼻子轻轻蹭杨悠明的额头和鼻梁。

    杨悠明含住了他的嘴唇,轻轻吮一下,之后便与夏星程吻在一起,他翻了个身平躺着,夏星程一边与他接吻一边还抽空对他说:“小心体温计。”

    等到把体温计拿出来,夏星程翻来覆去地看不明白,还是杨悠明自己接过去看了一眼,对他说:“没有发烧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夏星程把体温计放回盒子里,说:“没发烧就吃晚饭吧,你现在不想吃就再等会儿,我陪你吃。”

    杨悠明大概是不想夏星程继续等他,撑着坐起来靠在墙头,说道:“现在吃吧。”

    夏星程笑了,拿起李芸送来的饭盒:“我喂你。”

    他坚持一定要喂杨悠明,把饭盒打开了盖子放在床头柜上,然后脱了鞋子爬上床,跨坐在杨悠明的腿上,再伸手拿来饭盒,用勺子搅动里面的热粥,递到唇边试了试温度,再喂到杨悠明的嘴边。

    杨悠明一直笑着看他,等他把粥喂到面前了,才张开嘴含进去。

    粥是加了蔬菜的白粥,夏星程耐心地探身用筷子夹起放在床头柜上的小菜,放在勺子里的白粥上面,再喂给杨悠明吃。

    杨悠明看着他,问:“累不累?”

    夏星程说:“不累。”

    杨悠明抬手,用手指挠了挠他下巴,说:“那等有一天明哥老了,你也这么喂我吃饭吗?”

    夏星程说道:“明哥不会老的。”他喂杨悠明吃一勺粥,然后低下头用勺子在饭盒里搅了搅,“明哥还能操得我下不了床,怎么会老?”

    杨悠明一边笑一边实在忍不住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夏星程跪在床上,先把饭盒放下来,又拿了床头柜的水杯递给杨悠明喝。

    杨悠明喝了水之后,对夏星程说:“好,明哥不会老,明哥会一直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夏星程喂杨悠明吃完晚饭,又催促他赶紧把感冒药吃了,才自己端着饭盒坐到旁边去吃东西。

    感冒药很快起了作用,杨悠明躺在床上睡了一觉,后来再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灯已经关了,他摸到夏星程躺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夏星程本来也睡着了,杨悠明一碰他便醒了过来,揉一揉眼睛问道:“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杨悠明说: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夏星程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:“十点多了。”

    杨悠明问他:“你听是不是有人在敲门?”

    夏星程坐了起来,静静听了一会儿,说:“好像是。”接着他语气不太畅快的说道,“谁这么晚了还来敲你的门?”

    杨悠明也坐起来,掀开被子下床:“你别动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开了一盏小台灯,抓起夏星程脱在床边的睡衣裤穿起来,踩着拖鞋离开卧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