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九章 梦醒

    见宋平存无心搭理自己,巫栖霞这才记起自己的衣服被宋平存全部震碎,那股震碎自己衣服的灵气精准到让她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她甚至把宋平存和自己宗门的宗主进行比较,发觉如果宗主要做到这样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看自己,旁边的琴瑟像是完全无视她的存在一般,一狠心,站了起来,走回灵液池边,咬咬牙,忽的跨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容宋平存反应,双臂一环就把宋平存的颈部抱住,“大人,教我!”

    宋平存是真的没想到巫栖霞居然如此大胆,他的本心中并无恶毒与残忍,特别是像普通凡人和巫栖霞这种低到连无极门入门弟子都不如的人。

    刚才也是情急为了救她,但现在巫栖霞居然主动投怀。而且双臂紧紧的环抱着自己,不是不能推开,只是就在刚才短短的两个呼吸,气海隔膜又加速修复了一部分,这让他略微的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可是,就是这个迟疑的时间,灵液的浓度侵蚀着巫栖霞的身体,让她全身开始泛红,血流加快,气息乱撞,继续下去这是要爆体而亡的节奏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宋平存叹息一声,意念微动,调整了一下在灵液池中的位置,再度运转起了阴阳合合神功。

    只是,巫栖霞环抱着他,正好抵紧了他的鼻息无法呼吸,虽然他并不开外呼吸就可以,但却感觉很不舒服,也不管巫栖霞同意不同意,悄悄的为她重新塑形,改变了尺寸。好在他并没有恶趣味的从巨大到平原,否则时候巫栖霞不知道要怎么发疯,这对女人而言可能比脸更重要。

    刚好到自己的鼻翼可以不被挤压,宋平存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灵液并没有因为巫栖霞的加入而加速消退,但宋平存的气海修复速度却是加快了好几倍。这也是因为巫栖霞的底子与司徒香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时间在这种安静而神秘的环境中悄悄流逝。三个时辰之后,巫栖霞已经真的瘫软,宋平存这才把她又扔到灵液池外,不过这一次动作比较轻柔,而且还用灵力护持着。

    “琴瑟,找件衣服给她披上。”宋平存对着一直守着的傀儡琴瑟吩咐道。

    半日之后,醒转过来的巫栖霞发现自己躺在灵液池外,身上还盖着一件女子的衣服,感激的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琴瑟,可对方完全无视她的存在。坐起来,感觉自己浑身从来没有这样轻盈过。只是坐起来的动作却让她发觉了自己的变化,原本让自己总能感觉不便的巨峰已经缩小到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好处?”巫栖霞大喜,看着还在灵液池中的宋平存,一咬牙,再次跨入池中。不过这一次,她没有立即感觉到火烧一般的感觉,那种气息血脉膨胀的感觉却是比第一次和第二次缓慢了不少,让她有充足的时间调整自己的姿势。

    宋平存似乎并没有拒绝,这让巫栖霞松了一口气,双臂轻轻的抬起再次环住宋平存颈部,“大人,能不能帮小女子全身重新塑形?”

    宋平存完全没有想到巫栖霞重新入池居然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这个,果然,只要是个女人,对自己的身材就有着完全无法理解的执念。

    半月之后,当宋平存的气海隔膜已经完全修复,现在的他又恢复了他无极门门主的威势,浑身散发出让巫栖霞恐惧的压迫,这灵液池中的灵液浓度已经淡得如水。

    从池中起身,琴瑟走过来,拿出一套全新的衣裳给宋平存穿上,却是没有再去管巫栖霞。

    巫栖霞身材完美到连她自己都难以置信,全身仅有一件女子外袍,倒也不至于春光外泄,不过此刻的她面对宋平存却是一点也没有羞涩,别说只有这一件女子外袍,就算不着寸缕也不会让她感觉尴尬和羞涩。偷眼看去,宋平存全身让她脸红心跳,比精雕细刻还让人惊叹!

    宋平存让琴瑟取出一个玉瓶,递给巫栖霞,“拿着,这池中的水对你也是珍贵了,不要浪费掉!”